名為生活的國度


2020/8/12

與我共乘小木船的旅客有三人。我們並肩而坐,整程卻是無語的。誰也刻意不對上誰的眼,各自心有所思。雖說是同在一個航道上,往不同方向望去、聚焦於不同的事物,看見的風景也就全然是不一樣的。
旅途很長,我們在船上過了一夜。那晚連連下著雨,使周遭景色黯淡而模糊,天與海之間不再有分界線,連成一片單一色階的黑色介面。方才的興致已被抹去,我們似是在歸了零的空白虛擬境地裡,等待系統程式自動重啟。
船身隨著小浪顛簸,感覺好像有隻無形的手靠在船緣上,晃動著這為成人設計的龐大搖籃好哄乘坐者入睡。我們都有些發暈了,一個接一個,躲進平靜的夢裡以避開外在陰晴不定的天候。
這艘船不是在實際的大海上,而是於時間之流間航行。船上除了乘客,再無他人。我們拱手交由風來掌舵——唯有不受意識驅使,才能如不知情狀的稚子落腳心中夢想之地。奇妙的是,這風永遠是單向——向前——的,卻能帶領人至世界上任何的角落。
雨停時,天也亮了。我們各個甦醒,像是什麼也沒見過的孩子,眼巴巴地向遠方望去。唯有此刻,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。一位同伴禁不起站起身來,以致船身大幅晃動,幾乎要翻覆過去了。他跌坐回座位上,趕緊穩住身子,提醒自己即使即將抵達目的地,也該靜心等候。
什麼樣的陸上帝國,剛浮現於地平線上時,皆看起來小如島嶼。但眼前原成一個黑點的陸塊,逐漸朝我們逼近,其形骸一下子增長,無數細節不斷湧現、幾乎像是突變般地自行繁殖,為我們那處處有所缺陷的視野與想像力添加內容。
今日慕名而來,至名為「生活」的國度......



< 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