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/8/31

「貓」就這麼大剌剌地蹲坐在房間中央,並不為此感到不自在。牠瞇起的雙眼流露出厭倦的神情——這不是惰性!亦不是任性!——牠別過頭去以高傲的姿態表明。
今日難得「貓」沒睡午覺,腦子被無解的思緒所佔據。純粹地,牠尋不到理由費力挪動自己龐大的身軀,便這麼動也不動,像尊雕像似的以「被石化的存在」佇立在那兒,這麼一個樣子也已為時了三天三夜。
牠絞盡腦汁企圖編製出一套說得過去的論據驅使自己移動,卻發覺自己以往一味盡信的信條赫然間全失效了。
牠不需為生存操心,一生從沒親自覓食過。食物是從天而降的,牠如此相信——分別在每日晨間八點鐘與晚間六點鐘,毫無例外地,豐盛的餐點會自動被倒入牠專屬的塑膠空碗裏頭,送到牠面前——鮮美魚罐頭、香醇牛奶、碾成碎屑的水果切盤,上頭淋上油油的肉汁......
再無好奇心,房間是牠的全世界,且「全世界」裡每一個角落牠都探索過。若是「貓」有能力將自己的經驗付諸言語,牠能緩緩道來、意志消沈地為您介紹房裡樸素的擺設——沒有任何多餘的物品,每樣皆是精算後選購不多也不少、恰當的數量。一張椅子、床、小書桌、及電視的相對位置架設出狹小的空間感。處於此室內幾乎令人窒息,好在低垂的天花板像是浮浮沉沉的海面,恰好還能供人換氣。「貓」特別愛提及牆上的164道裂縫——以尺寸分為巨縫、中等縫、及小縫,以及各種裂縫在功能性上的比較、如何欣賞壁的斑駁之美等課題。
聽完牠的解說,您會發現牠似乎刻意遺漏了什麼顯著的存在——那與它共享房間的魅影,一位90多歲、幾乎是足不出戶的獨居老太太。是的,「貓」不承認這位惹人厭的人類是自己的「主人」,牠怪她佔據了自己的活動與思想空間,甚至嫌她長得肥胖、因年老而體態畸形。無知使牠連一點感恩之心也沒有。牠不曉得自己幸福順遂的生活全歸功於這位太太,甚至從沒猜想過她愛自己如愛親生的兒子一樣......
「貓」現在所佇立的定點可是牠精心挑選房裡最完美的一處,有極佳的視野——離窗不遠、正對幾乎天天24小時播放的電視——且可謂「冬暖夏涼」——夏日裡,剛好落在窗簾的陰影之下,不必受熱騰騰的陽光照射,冬日裡,則就在暖爐一公尺外,舒適的暖風朝著牠直直吹來,卻一點也不會不透氣——腳底下還鋪設了起毛球的長毯,剛好可以供牠搔癢。牠意識到自己大可以原地就寢,便決定再也不移動了......

:)

幾個月過去了。一日早晨八點鐘,房裡過時的落地式老爺鐘響到第三聲時,發出巨響——「砰」地一聲,鐘擺因螺絲鬆脫掉了下來,擊碎前門版上的玻璃,落在「貓」的尾巴數釐米之外,險些沒壓死牠。
「貓」這才本能地跳開了自己的定點,全身豎起寒毛,淒厲地「喵」叫了一下。但牠很快地鎮定了下來,只想到用餐時間到了,小心翼翼地跨越一地碎玻璃,直覺走去不遠處查看牠的碗——裏頭空空如也。此時,牠以不解的神情,鼻子朝天嗅了嗅,這才驚覺房裡浮現噁心的腐屍味......



< 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