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母: 海中殺人天使


2020/6/26

水母——海中殺人天使——有人說牠們將取代魚兒——海國公民——稱霸汪洋。
壯碩如相撲選手的越前水母 (Nomura's Jellyfish),觸手茂盛像是巨大菌類的根基,體型比人還寬大,形貌比想像力遼闊。牠是海裡的odradek,是名為「現實」的白色天花板上那逐漸擴散、滋長的黑色「噩夢」斑點,侵略輾轉難睡的人們在夜裡的幻想空間。除了親眼見識過牠的潛水夫以外,眾人有超過半數沒聽過世上有這樣的物種,少數耳聞過卻認為那是不存在的神獸,剩餘的則是唯一認識、相信牠的,偶爾會無來由地在週末的下午想起這種生物,搖頭驚嘆世界之奇妙離自己太遠。越前水母近來在日本沿海年年出沒,衝破捕魚網、顛覆漁民船隻,無意的絕命行動完畢,留下棕色帽型、宛如塑膠吸盤的身軀成群死去。遺軀礙事、無用,漁民們沒有辦法,全數將之打撈起來製成水母果凍及水母燒在商店裡販賣。
僧帽水母 (physalia physalis),又稱葡萄牙的戰艦 (Portuguese man o' war),在佛羅里達(亦曾在台東綠島、基隆和平島、花蓮七星潭等沿海)隨著暖流被沖刷、「登陸」在海灘上。遠看似是一灘一灘密密層層的藍色水窪,近看才發現牠們是上千隻水螅態水母,如掏空的人體內臟般在那兒蠕動著。上半身充氣起來呈藍色的透明瓶子狀,其色彩似演員的濃妝豔服顯得極為不自然,大概是上天為詐欺、誘引人而潑漆在牠身上的。下半身的長觸手在陸地上乾巴巴地拖在身後,以劇毒螫死好奇伸手觸摸的七歲小女孩。牠們一待便是數十天,打亂了好萊塢大片的拍片行程,也迫使夏季游泳錦標大賽必須取消。沒有人注意到,幾個月後牠們又怎麼就離開了,一下子便消失彷彿不曾存在。
在以色列的發電廠,眾多各式水母堵塞在海水過濾孔上,於豔陽下曝曬,像是大型塑膠袋被機器怪手打撈起來、扔棄在垃圾堆裡。兒時在水族館裡,我雙手抵著一層厚厚的壓克力觀望如仙女般飄蕩的水母,想著牠的「美」是一場經歷了億年而生的夢幻。為何在現實裡看到這「美」的「實體呈現」變得人工感十足,有種裸露、不被掩飾的難看?為何禁錮在水箱裡的生物反而保留了自身的不可捉摸之感?幻想破滅了。「美」喪生於氾濫中,數大成了醜惡。沒用處的事物為不「佔據」地方,亦只能遺棄自己。



< 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