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著事件接踵而至,我跟著發生。
在第四維度的平面上,
從此至那,永不復返——
我是行進波在定點上的震幅,
亦是常動曲 (perpetuum mobile) 裡的一段快速音群。
我無窮動、無窮不動。

:)

雙體本身是神似的,扭動相連的身軀要扯離彼此——
闊別了至親的血肉才發現仍是共生體,
各在遠方卻處處有所牽引。






< 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