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 2020


2020/4/30

夾娃娃機是一場向機器獻祭的儀式。年輕的玩家是祭司,每局以10塊錢為籌碼,獻上瘋癲的理智與失去節制的雙手,賣身僅為換取小娃兒的命運、贖回塑膠玩具的自由。無止盡的失敗僅僅加深了玩家對於一文不值貢品的使命感。終究,贏家唯有資本主義猖狂的機械爪牙,其餘是一世代成癮在生活之中的人們。


2020/4/27

除非有個人和你一樣不介意呼吸城市的廢氣,一天下午走到四邊形天橋上只為了繞圈而行,否則你走完一圈又一圈也不會第二次路過相同的人。
朝著目的地快步行走的人們頂多會沿著四邊形走完一或兩個邊,並在第一或第二點走下階梯,回歸正常的街道。
走完四個邊的你與我只會回到原點。況且我們走了不只一圈,而一再地回到了等同第四點、第八點、第十二點的原點,如同橋下的車輛,橫的行時直的停,直的行時橫的停,車流一路延伸至夜晚才逐漸緩和了下來,終於打破了被我的思考所設計的僵局。



< 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