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gust 2020


2020/8/30

自由使人不得以而浪漫
佔用無限時光方才能由行動體現盛情

非自願簽訂了時限在前
得趁著時效未失 出色發揮感觸至極


2020/8/29

I can still savor it, though I’ve lost my taste.

我還能品嚐它,雖已失去了味覺。我需要佐證,檢驗自己仍能透過感知創作感受。麻痺了意圖方才有思想。後知後覺地,理智見證了瘋癲者卻無可奉吿,推辭道——
「那個人不是我......」


2020/8/23

in pending… 不是休止,暫時擱置。
只有空想,徒勞地生活,如同走在細長軟索上——「往彼端去是危險的,停在半途是危險的,向後瞧望也是危險的,戰慄或不前進,都是危險的。」臉朝天的男人、不知情的傻子拚命冒險進取,懞然摔毀的也不在少數。心存僥倖的小女子在一旁觀望,時時想不透⋯⋯明明還有更方便的途徑——人可以讓自己踏實走在大橋而不是細索之上,盡興踱步也行,更不需步步驚心。未抵達彼岸,自在漫遊略能瞥見遙遠的風景。摸不著、想不透的反是曖昧而可愛,有點根據已著實令人欣慰的多。
現實是可口的幸福麻花捲——多條線併行、纏繞,編織而成結構緊密的柱狀全體。偶爾得停歇,處理斷掉的線頭,修剪不健康的髮尾。凌亂細絲遺落在地面上,再被我一掃而空。
不堪回首的情景已逝去。稚氣的隻字片語,現在讀來使人會心一笑。要讓自己重新起頭,得先認清時時刻刻皆是嶄新的。也不需撕毀記憶裡生疏的自我映像,更別憤而將紀錄過往心緒的筆記燒盡。紙屑少得可憐,根本還點不上火呢!戶外一陣風一下子將它們吹散,數十隻紙蝶在落地前於空中癲狂亂舞,極美的瞬刻總帶有點死亡的意味。倏地後悔了,趕緊伸手打撈卻撲了空,一切全數失去。
相片上的墨漬、本子裡的字跡久了自然會褪色、淡去。初志如偉大的母體,出於謙卑之心而隱身、永遠潛伏——就讓它在暗地裏扶持自己吧!時間過客自足於空度的光陰;虛無的睡眠使枕上人忘懷而舒適。閒置,終究還不是為孕育出夢......


2020/8/21

兩處光源於我身前、身後映照出兩道影子,其一跟從著我,另一由我追隨。


2020/8/11

現在她容許自己慢思、遐想,心緒卻如此遲鈍。腦子轉呀轉,還跟不上手寫字的速度。寫呀寫,減速直至停筆......
心存僥倖,遏止了她在忙完工作上的正經事後,持續做人生的正經事。她一味依戀著,有無限的夜晚在前,慢待迷狂的時光發生,總會等得到。不待則將錯過。
一再浪費掉屬於自己的時間,去追求那些大於自己、多餘的事物。無法嚴謹管束好作息,像個喪心病狂 (lunatic),一見月光 (luna),就要發瘋!罪惡感油然而生,似那陰魂不散而無害的冤鬼,受你的牽制,緊跟著你步行——停下來時它也停,開始走後它又跟著走,永遠也無法聽到那完美吻合的雙重腳步聲。
開啟音響至最大聲,播放重低音、泡菜搖滾 (Krautrock) 風格的樂曲。樂手們不需開口歌唱,透過純粹節奏的脈動來與聽者產生共鳴。每一個音符都促成新的啟蒙,在向前進行時即刻拋棄前一個音符,韻律感幾乎與宇宙時間同步。節拍循著無律重新締造新規律,讓她想到,反向地,極端的理智也能走樣、偏頗,最終使人上癮。
不時覺得有人在呼喚自己的名字,循著聲音開門探看,發現一再是無人。癲狂笑了,認知到自己終究是理性的,不過是暫時失心了罷。為了滿足,人是什麼也做的出來的麼?不想反覆思索。再怎麼樣,答案也是侷限的。方才短暫的悸動感,像化學物質般,一下子促使現實在其表層肌膚上隆起疙瘩,現在卻失去了效用。
身心俱疲,逐漸就要沈睡。因夢盡而無夢的夜裡,空房為她念著曾不經心錯失了的什麼。雙手安放於胸上自然合十,不為祈求,而是緊抓住徒然的執念不放。


2020/8/7

前提:現實在前,就要通行。
The premise: what is before me must pass through me.

為紓解疙瘩,讓肉身陷進機械。
小滾球以重力碾壓,甚至是舒適的。
闔上畏藍光的雙眼,享用格式化的推拿。
例行標準日常——定時開啟裝置,在遙控間被受操縱。
隔離不了。腦海裡外,時時播放著節目。
那動人的、滑稽的、恐怖的,全是戲劇化的。
誇飾者膨脹而空洞;娛樂者愚弄了自己;掩面者之真面容,終究與我無關。
只求縫隙容身,而後在欠身時,筋肉隨之收縮、延展。
牽動了對的零件,還能使全體結構瓦解。
電動肌,碎裂成小的固態肢體。
以致欲吞噬者,失靈了。


2020/8/2

以重複為獨一的意志。
不受迫使,必然隨行。
演奏以再現序曲、寫作以覆述初題。
捨棄陳舊形式,接受整體,是亙古不變的。
全盤理會不得遺漏,細節是現實之盲點。
探索為揭示例外,駁倒不可能的可能性。
疑義不斷擴張,破了天、開口成窟。
終究是與自身糾纏——那渦流,將在迴旋間緩緩上升。



< back